公共记录显示,去年12月,传媒公司高管拉克兰·默多克(Lachlan Murdoch)豪掷1亿5000万美元在洛杉矶高档社区贝莱尔买下一处豪华大宅,一举打破当地的房屋销售纪录。当然,他大概很清楚自己每年需要支付130多万美元的房产税。

就在同一个月,对冲基金经理斯蒂文•斯科恩菲尔德(Steven Schonfeld)也贡献了一笔创纪录的房产交易。他花费1亿1100万美元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购得一处超级豪宅,并为此缴纳了约100万美元的房产税。值得注意的是,这两笔交易的实际税率相差无几,均在0.9%左右。

相比之下,对冲基金经理肯·格里芬(Kenneth Griffin)去年入手的“美国史上最贵住宅”更加引人注目。这套位于纽约中央公园南220号的超豪华顶层公寓最终以2亿3800万美元的惊天价格成交,但今年格里芬只需为该物业支付53万1797美元的房产税,实际税率相当于0.22%。

根据房地产数据供应商ATTOM Data Solutions发布的一份报告,这一税率甚至低于全美房产税最便宜的税收管辖区——德克萨斯州拉雷多。纽约市某委员会称,更重要的是,与邻近的布朗克斯区的工薪阶层业主相比,这位亿万富翁所适用的房产税率仅为他们的一小部分。该委员会呼吁对当前纷乱复杂的房产税法进行全面改革。

更多资讯郭台铭长子斥资7550万美元购入两处洛杉矶超级豪宅

委员们在1月底公布的初步建议报告中写道,“房产的分类、定价和评估方式可能存在巨大差异,致使民众普遍认为,现行的税收体制过于复杂、缺乏透明性,而且晦涩难懂。”

该提案建议对合作公寓、共管公寓以及独户到三户住宅实施统一的计税方式,并取消部分征税上限,这实际上将提高富裕地区高端物业的房产税,同时减轻低收入业主的税收负担。此举还能确保纽约市的相关法律法规与美国其他地区接轨,以洛杉矶县和棕榈滩县为例,当地的房屋完全按照市价进行估值和计税。

现行税收制度的一大症结在于,一些合作公寓和共管公寓比照同类出租物业进行估值,这意味着它们的应税价值被大幅压低。根据拟定的改革方案,那些仅按照市场价值的几分之一进行纳税的超豪华共管公寓将面临最大幅度的房产税增加。

该报告假设称,格里芬的纽约豪华寓所的房产税预计将增加五倍以上,达到每年近300万美元。

环域居回顾了去年全美成交价最高的10套共管公寓,并且基于相同的方法计算出它们对应的房产税将提高多少。

对于几处分布在曼哈顿中城“亿万富豪街”(Billionaires’ Row)沿线的超豪华住宅,房产税可能增加四倍不止,其中包括音乐巨星斯汀(Sting)去年刚入手的顶层公寓。该物业与格里芬的“天价豪宅”位于同一栋大楼,成交价为6575万美元。届时,斯汀的税单将从现有的14万美元左右飙升到82万5000美元以上,增长率高达489%。

更多资讯: 税务问答 | 旧金山湾区哪些优质学区房产税最低?

去年,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斥资8100万美元在曼哈顿下城第五大道212号购得一套顶层公寓和两个相邻单元。根据提案,他每年将为此支付超过100万美元的房产税,较当前的税额翻了一倍不止。

道格拉斯艾丽曼地产公司经纪人Holly Parker说:“该提案将对豪宅市场造成严重破坏。这绝对会引起混乱和恐慌。你不能一夕之间对个人的纳税额度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即使是分阶段实施也并不可取。”

由于联邦税改大幅降低了纽约市等高收入地区的州和地方所得税减免额度,并且限制了业主可享受的抵押贷款利息抵扣上限,过去两年里,曼哈顿的豪宅市场明显放缓,即使是名流聚居的“亿万富豪街”也不例外。雪上加霜的是,去年7月实施的“豪宅税”上调再度对市场造成沉重打击。

Parker称,由于一系列新的监管措施和税收改革,她的两个最大客户——来自泰国和中东的富裕家庭——已经决定暂时搁置他们在纽约市的置业计划。她预测,房产税的飙升只会迫使更多的富裕投资者撤离。

她说:“举个例子,如果电影院里本来就空无一人,你还会提高票价吗?”

当然,改革并非一蹴而就。首先,委员会将在未来几个月就这些提案举行公开听证会,然后发布最终报告。最终报告必须获得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和市议会的批准,才能提交给州立法机构和州长安德鲁·库默进行最后审议。目前,这些提案仍缺少关键细节,包括住宅物业的税率将提高多少,现有业主在遵循新规前应适用多久的过渡期,以及如何制定针对主要居所和低收入居民的各项规定和减免措施。

更多资讯:加州马里布超级豪宅“Case No.2”标价1亿美元出售

房地产代理公司Olshan Realty总裁唐娜·奥尔姗(Donna Olshan)指出,现有的提案不足以解决各个收入阶层的绝大多数家庭所面临的问题,因为他们早前购入的房产如今经历了剧烈的价格上涨和中产阶级化进程。

她说:“很多纽约人的资产净值主要与他们所持有的房产挂钩。如果房产按照市价进行估值,这无异于向他们发出驱逐令。”这些区域包括布鲁克林的高档社区,如展望公园(Prospect Park)和科布尔山(Cobble Hill)等,以及合作公寓项目比较集中的上西区和上东区,当地的房产税目前仍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

奥尔姗补充道,“对于中层和上层阶级的老龄人群,他们的房产市价可能高达数百万美元。如果你真的打算‘捅马蜂窝’,只需从这类群体的房产税入手即可。”这些提案势必会制造一个政治雷区,她对其最终能否通过深表怀疑。

房地产代理公司Warburg Realty首席执行官雷德里克·彼得斯(Frederick Peters)表示,创建一个更加公平透明的税收体系的初衷无可厚非,但他担心,具体的实施过程可能毫无章法,而且必然会影响买家在纽约房地产市场的投资金额。

彼得斯说:“如果税负大幅增加,那么每月的按揭还款额度就必须降低。要想按揭还款额度降低,房价就必然下跌。这就是所谓的均值回归现象。”

他补充道,“单凭房产税本身不太可能迫使业主卖房,除非这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他们已经支付了更多的州和地方所得税,以及极高的资本利得税,而且他们完全可以搬到税收负担大幅减轻的佛罗里达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