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几年里,许多美国买家在选购住房时始终坚信:越大不一定越好。

为此,那些有能力购置大型房产的买家宁愿选择如同“珠宝盒”般精致的高端住宅。在他们看来,虽然这类物业的面积相对较小,而且通常只有几间卧室,但他们可以将原本用在额外卧室或空间上的花费全部投入到定制装修中,从而打造专属于自己的“梦想之家”。

然而,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彻底改变了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房地产代理公司Corcoran Group驻棕榈滩经纪人Dana Koch说:“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追求化繁为简的生活,他们更倾向于规模较小、易于打理的住宅物业。但现在情况截然相反,没有任何一位客户表示想要卖大房换小屋。”

不同价格区间和地区的买家偏好不尽相同,但目前所有市场的买家都在重点关注额外空间。豪宅中介公司Luxury Portfolio International总裁Stephanie Anton近期接受采访时说:“无论是卧室数量,还是居住面积,购房者寻求在现有基础上拓展20%到30%。这相当于从整体上提升一到两个档次。”(注:她已于6月23日宣布从公司离职。)

更多资讯: 约翰·肯尼迪佛州冬季白宫7000万美元转售

如今,这一趋势正在全美各地的房地产市场大行其道。对于有意出售附带额外空间的大型房产的卖家而言,现在正是有利时机,同时意向买家也可以趁机迅速入手心仪房源。

但即便是那些考虑从4000平方呎住房换到“万呎大宅”的买家,他们也希望尽量保持低调,而不愿意太过惹人注目。

房地产代理公司Jills Zader Group驻迈阿密海滩经纪人Danny Hertzberg说:“我注意到买家不太喜欢用‘豪宅’一词来标榜自己的房屋。在房源宣传中,你更常见的是‘大型房产’。由于房屋的大小千差万别,装修品质也各不相同,人们会用不同的词汇来给出最恰当的描述。”

大型住宅重获买家青睐

总而言之,市场上那些多年来乏人问津的超大型物业突然之间逆势翻红,而此前曾考虑卖大房换小屋的业主也决定先维持现状,日后再做打算。

房地产经纪公司Hunt Real Estate负责纽约州北部市场的区域副总裁Chip Murphy说:“我们发现,买家对需要高昂维护成本的大型住宅重新燃起了兴趣。以我们代理的一处建筑面积为1万1000平方呎的湖畔住宅为例,该物业在挂牌两年后找到买主并于近期签订了销售合同。过去一个月里,我们先后收到了多份报价,而且没有人故意压低价格。”

据比弗利山庄当地的房地产经纪人Rochelle Maize,在洛杉矶地区,疫情爆发前销售火热的豪华共管公寓有些遇冷,客户的看房请求不再像以往那样积极。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演员罗伯特·康拉德(Robert Conrad)位于马里布的故居在5月底挂牌后旋即售出

更多资讯今夏住宅市场有望打破传统迎来销售旺季

Maize说:“该物业要价达520万美元,而且在上市当天便被人买走。在过去,马里布的房源通常需要更长的销售周期。”

就职于房地产代理公司Compass的经纪人Evan Kulman称,纽约汉普顿一些长期滞销的房源近来迅速成交。此外,原本求购2500平方呎到3000平方呎住房的客户现在开始寻觅4500平方呎到5000平方呎的房源。

其他度假物业市场的情况也大致如此。Anton说:“科罗拉多州韦尔的一位同事曾给我发短信称,‘这个世界太疯狂了,不敢想象大型住宅竟能如此畅销。’”她补充道,“虽然健身房和家庭办公室等专属空间向来都是买家关注的对象,但如今成为必不可少的购房要素,这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买家对居住空间的追求。”

私人空间成为首选要素

自“居家令”颁布实施以来,一些热门配套设施——如家庭健身房、多间家庭办公室、媒体放和家庭“教室”等——开始潜移默化地引导购买趋势,并推动大型住宅逐渐走红。

Compass驻纽约经纪人维克·巴伦(Vickey Barron)说:“在高端市场,人们更加注重居住面积,而非房间数量。我不断劝告房地产开发商不要为了充数而硬塞进四、五间卧室。当前的趋势是,买家希望拥有几间相对独立的房间,如此一来,他们可以开辟出家庭办公室,并能确保个人隐私和活动空间。”

更多资讯南佛州布劳沃德县房地产投资价值突显

就职于旧金山建筑事务所BCV Architecture的建筑师Hans Bladauf说:“如今,没有人在设计房屋时不留出家庭办公室,这简直就是不负责任。”

由于买家开始考虑所有家庭成员长期在同一屋檐下办公、学习、健身和生活的可行性,他们对空间的需求或将成倍增长。

Kulman说:“短短几个月时间,住宅的定义发生了明显变化,空间已经成为其中的关键要素。为了适应当前的局势,住宅不得不扩大面积,其中需要包含一到两间办公室、儿童游戏房,以及可供学习和子女教育的专属区域。许多客户从切身经历中体会到,他们对空间的渴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烈。”

户外设施代替公共空间

为了建造游泳池和其他运动设施,近来买家对大片土地的需求激增,这从另一个角度反映出额外空间的重要性。

Hertzberg说:“我最近接到的关于网球场的需求甚至比过去五年都要多。我以前可能每隔几个月才会遇到一位客户明确表示‘我需要一个健身游泳池,而且最好足够大’。现在每周都有客户提出类似的需求,而且他们对缺乏相应配套的物业根本就置之不理。人们期望能把自己的家园打造成集多功能于一体的综合住宅。”

由于许多地区的健身俱乐部和儿童户外活动中心已连续数月关闭,而且重新开放的计划仍遥遥无期,加之第二轮疫情来袭所引发的担忧,不少人开始思考,把这些设施搬回家中并承担相应的维护成本或许是值得的。

更多资讯税务问答 | 美国新冠病毒援助计划涉及房产税减免吗?

Compass驻休斯顿经纪人Laura Sweeney说:“在此之前,部分家庭倾向于选购后院很小的住房,他们认为孩子们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户外活动中心、学校和篮球场,因此不需要在家中留出充足的活动空间。但如今,这一趋势正在发生逆转。”

有些富有创造精神的买家选择购入主要居所附近的空地,从而打造专属的户外设施区域,或者为了获得额外的空间而在地段上做出妥协。

Maize称,在马里布,一些向来紧俏的滨水物业如今显得黯然失色,甚至比不过太平洋海岸公路(Pacific Coast Highway)另一侧的房源。虽然后者离海岸相对较远,但户外空间可能是前者的两到三倍之多,可供业主建造游泳池、水疗区、户外厨房和排球场等休闲设施。

Hertzberg说:“人们愿意分配更多资源来打造自己的综合住宅。很多买家认为,这一趋势并非在夏季过后就转瞬即逝,而将在未来几年成为主流。”